全国服务热线:

深圳婚前调查公司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2021-10-07 19:24 浏览:
深圳婚前调查公司|二婚老公对我上了瘾

她的丈夫和她刚结婚不到一个月就因为意外去世了,翠喜还没来得及感慨自己的悲惨命运,就被婆家赶了出来。

 

翠喜的婆婆觉得自己儿子和儿媳结婚前身体一直都很硬朗,这个儿媳一嫁过来就害自己没了儿子,她的内心十分愤恨,责怪翠喜克死了自己的儿子。

 

不仅如此,她还跑到翠喜的娘家,索要之前送出去的彩礼。

 

两村相邻,翠喜婆婆这么一闹,说她命硬克夫,一传十十传百,村里的村民就没有不知道的,都把翠喜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谈,津津乐道的传颂着。

 

嫁人的时候,翠喜也不过才20岁,年纪轻轻死了老公,婆家还把所有的错都归结在她身上。

 

翠喜崩溃过,甚至想过去死。

 

可被家人救回,捡回来一条命之后,她释然了。

 

何必让一个死了的人再去影响现在的生活呢!

 

抱着这样的心态,翠喜从丈夫死后就一直住在了娘家,到如今也快26了,没再婚,其实是因为当年的事,没人敢再娶她。

 

翠喜这几年看得透了,她心性高,普通人也看不上,就一个人过到了现在。

 

02.

 

但翠喜长得还算是好看的。

 

村里有些不务正业的二流子有时候看到翠喜远远地走过来,还会朝着她吹口哨,时不时的说一些猥琐的话,占点口头上的便宜。

 

翠喜对于这种游手好闲的人向来没有什么好脸色,她不会去主动惹麻烦,也不会平白吃了亏。

 

每次只要有人调戏她,离得远,翠喜就找块小石头丢过去,要是隔得近,那翠喜可不手软,直接抄个扫帚就伺候了上去。

 

久而久之,翠喜就多了个泼妇的称号,这下就更加没人敢娶她了。

 

翠喜的母亲整天在家里唉声叹气,为自己女儿的婚事发愁。

 

翠喜倒是觉得没什么,如果没有碰到合适的,那她宁愿不将就。

 

03.

 

直到她遇到了陈江。

 

九十年代,翠喜她们村子经济贫瘠落后,村里都没有医生,普通人生个病还得去几十公里以外的镇上看病,一点也不方便。

 

村里的人把情况反映上去后,镇上就派下来了一名基层医生,长期驻扎在村里,给村民看病,这个人就是陈江。

 

翠喜和陈江一开始的相遇并不是那么美好,甚至还有一些恐怖。

 

深圳婚前调查公司那天翠喜经过一户村民家的时候,突然从路边上窜出来一只长相凶神恶煞的土狗,直奔着她的小腿就咬了上去。

 

翠喜被吓的尖叫起来,慌忙用拳头打那只发疯的狗,奈何狗死活不松口,还越咬越深,血顺着她的小腿一直往下流,翠喜疼得直冒冷汗,场面看起来十分吓人。

 

呼喊声吸引了过路的陈江。

 

彼时他正看完诊回诊所里,正好就看到这一幕,急忙捡了块砖头往疯狗的头上拍去。

 

狠狠地拍了几下后,那狗渐渐没了气息,翠喜的腿也终于被解救了出来。

 

陈江当即就带着翠喜回到了自己的诊所处理伤口,明明被咬的那么狠,翠喜硬是一滴眼泪都没掉。

 

陈江看着一脸倔强的翠喜,心里不由得生出几分敬佩来。

 

他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,但是被农村的狗咬到了24小时内是要去打狂犬疫苗的,陈江的诊所里没有,要去镇上打。

 

但镇上的医院离村里几十公里,哪里是说去就能去的,况且翠喜伤到了腿行动又不便。

 

陈江是个热心肠,他看诊所里没人来看病,索性就关了门,和隔壁的村里借了辆车,把翠喜送去镇上打了疫苗。

 

两个人回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,陈江把翠喜送到了家门口,把需要注意的一一给她嘱咐了一遍。

 

最后在翠喜的注视下蹬着车离开。

 

04.

 

如果不是当时陈江的见义勇为,可能翠喜会伤的更重。

 

虽然村里一直在传她又凶又不近人情,但其实事实不是这样,翠喜本性是很善良的,别人对她好一分,那她就会十倍还回去。

 

所以她很感谢陈江救了自己,从医院回来后,她亲自做了好吃的给他送过去,表示感谢。

 

一开始陈江不愿意收,他本来就是医生,救死扶伤是他的职责。

 

可翠喜隔三差五的就送东西来,有时候是自己种的菜,有时候是一块腊肉,陈江不可能每次都拒绝,他知道,自己不收翠喜就会一直送,还不如收了,接受翠喜的谢意。

 

但他也不会白白受人的恩惠,有时候翠喜腿上要换药,陈江也不收钱。

 

翠喜是个热闹的性子,每次给陈江送东西,一双眼睛睁的圆溜溜的,特别兴奋地跟陈江说,村里又发生了什么新鲜好玩的事情。

 

一来二去的,两个人就熟了起来。

 

05.

 

陈江下乡之前,身边的女性一直都很含蓄,说话轻声细语,所以潜意识里,他就觉得女性就是温温柔柔的存在,直到认识了翠喜。

 

一开始,他对领导的做法很不赞同,本来自己在镇上的医院发展得好好的,可一下子就让他下到了这么贫瘠的村庄里,说不舒服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

可陈江在这待得久了,竟然觉得也还不错。

 

有时候他在院子里晒药材的时候,翠喜就上门了,手里还端着一碗绿豆汤,对他说,“陈医生,这是我熬的绿豆汤,去火的,你尝尝!”

 

他端过来尝了一口,就会看到翠喜咧开嘴笑了,那笑容明晃晃,带着属于翠喜独有的一份天真。

 

陈江是喜欢和翠喜相处的,他觉得她没什么心机。

 

其实男未婚女未嫁,两个人的相处再正常不过,但是有些村民就是抓着翠喜是个寡妇,克死了自己的丈夫这个事情不放,一直在背后议论她。

 

看到她和陈江走得近之后,闲言碎语就更多了。

 

06.

 

陈江父母死的早,虽说是爷爷带大的,可也接受了不少的教育,是个知识分子,他根本就不在意别人说什么。

 

行得正坐得直,清者自清,嘴长在别人身上,别人要说就让别人说去,本来他和翠喜就没什么。

 

但翠喜不这么想。

 

她受这些流言荼毒已久,虽说自己早就已经习惯,但她不想因为自己给陈江造成麻烦,下定决心要离他远一点。

 

一连半个月没看到翠喜来找自己,陈江还不明所以。

 

上门找了几次翠喜,都被拒之门外。

 

他意识到,翠喜是因为传闻的事情在刻意跟自己保持距离,虽然自己觉得没什么,但如果翠喜介意的话,那他也选择尊重她的意见,保持距离。

 

但是当时的他还没有意识到,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,他已经被翠喜身上的单纯善良所吸引,喜欢上了她。

 

只不过之前时不时的就能见到,所以他没有发现。现在刻意避开见面,就算见到了也只是草草的打个招呼,这种相处方式,让陈江很难受。

 

07.

 

直到那天翠喜在村里出了事,陈江才意识到自己的心。

 

起因是翠喜路过村口河边的时候,看到两个小孩子在河里溺了水,情况紧急,那时周围又没什么人,她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会游泳,就跳下去救人了。

 

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,是有本能的求生反应的。

 

那两个小孩抓到翠喜后,怎么也不敢松开,两个孩子的重量压在翠喜身上,一直把她往水里压,要不是村口有人路过,估计翠喜和两个孩子都要被水淹死。

 

陈江赶到现场的时候,村民正在给翠喜做心肺复苏。

 

他是被人请过去的,去的路上不知道溺水的就是翠喜,所以看到翠喜躺在地上的那一刻,陈江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。

 

就连接手给翠喜做心肺复苏的时候,他的手都是颤抖的,盯着她惨白的脸,一瞬间有很多的想法闪过他的脑子。

 

陈江从来没有那么害怕过,他怕翠喜就这么死了。

 

好在翠喜只是呛了水,在村民和陈江的救助下,翠喜和两个孩子都相继醒了过来。

 

在翠喜恢复意识的那一刻,陈江如释重负。

 

他也顾不上周围村民的眼光,紧紧地抱住了翠喜,那一刻,没有人能明白他内心的感情,就连陈江自己也无法形容。

 

只是他无比庆幸,翠喜还活着。

 

08.

 

这件事之后,陈江算是知道自己对翠喜是什么感情了。

 

不是同情,不是对朋友的感情,是喜欢,他喜欢上翠喜了。

 

正是经历过那次溺水的事情,让陈江更加坚定了,要把翠喜娶回家的心。

 

当医生这么多年,他一直在忙着给人看病,没有时间成家立业,至亲也去世的早,好不容易碰到翠喜,陈江不想因为别人说什么而放弃她。

 

他跟翠喜表了白,说要去她家提亲。

 

翠喜一开始也是不敢相信的,她没想到陈江会喜欢自己,毕竟她有过一段不好的婚姻。

 

其实她也是喜欢陈江的,只是陈江没有结过婚,而自己是二婚,前任老公还死了,这几年没人敢跟她走得太近,除了陈江。

 

可是面对陈江的表白,翠喜犹豫了,她还是怕自己会连累人家,始终不敢迈出那一步。

 

她拒绝了几次陈江,但是越拒绝陈江就越主动,翠喜看着他坚持不懈的样子,想着是不是也可以给自己和陈江一个机会。

 

不在意别人怎么看,就为自己活一把。

 

不勇敢一次,谁又知道未来会怎么让呢。

 

09.

 

陈江到翠喜家提亲的时候,翠喜对自己父母的态度其实是很忐忑的,来之前她还跟陈江打好了预防针,说可能他会被她爸妈刁难。

 

但并没有。

 

哪有做父母不心疼自己孩子的,当年给女儿定下的那门婚事翠喜父母到现在还在后悔,一直觉得是自己害了孩子。

 

现在看到女儿能重新开始,他们高兴还还不及,又怎么会不同意。

 

而翠喜自上次村口奋不顾身下河救落水儿童之后,她发现,村里的人似乎对她也没有那么大的敌意了。

 

翠喜觉得,认识陈江之后,幸福好像慢慢的在朝她奔来。

 

如果一切可以苦尽甘来,那这日子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。

 

最后陈江和翠喜在村里办了酒席,成为了夫妻,生了两个孩子,孩子也生了孩子,他们也慢慢地在岁月的长河里老去。

 

10.

 

深圳婚前调查公司陈欢跟自己的女儿说起这个故事的时候,还红了眼眶。

 

她的母亲翠喜在2年前过世,父亲陈江也因为太过思念母亲,前段时间也过世了。

 

回老家收拾父母的遗物,看到曾经的旧物陈欢触景伤情,依稀记得父母相互扶持的那些年,父亲不论在外出诊多久,家里总有一盏灯是母亲为他留的。

 

父亲就像是在外行军打仗的将军,而母亲就是那个贤内助,把家里操持的井井有条,父亲也变得越来越依赖她。

 

而现在她成了无父无母的小孩,也就能跟自己7岁的女儿说起他们曾经的故事。

 

女儿还小,看到妈妈眼角有泪,扑过去抱住陈欢说,“妈妈不哭,外公外婆不在了,你还有我和爸爸呀!”